阅读内容

短临地震预报仍是世界级科技难题


[日期:2007-10-08]

短临地震预报仍是世界级科技难题

 

27年前的728,唐山发生了7.8级大地震,共造成24万余人死亡,是上个世纪全球死亡人数最多的地震之一。
    20
余年过去了,尽管全世界的科技人员为地震预报作出了不懈的努力,地震监测手段和仪器进步神速,地震预报研究也有了长足的进步,但目前仍不能对地震作出准确的预报。地震孕育过程的极其复杂,使地震预报,尤其是短、临预报,目前仍处于经验性预报的探索阶段,仍是世界级科技难题。
    
大家都知道,地壳运动在地壳的某些部位造成地应力积聚,当地应力积累到超过当地岩石的剪切强度时,地应力以岩层破裂方式释放,即发生地震。地应力的积累是一个漫长的过程,一个大地震的能量积累在我国西部短则也在数十年,而东部地区可以长达数千年。也就是说,大地震的地应力从积累到释放可以长达数千年。而当地壳运动积累的地应力在某些地方接近当地的岩石剪切强度时,何时释放则往往取决于有利于触发地震的外力因素。而触发地震的外力及发震机制十分复杂,所以,地震的短临预报相当困难。
    
目前防震减灾工作的重要环节——中长期地震监测预报相当于确定地应力易于积聚的部位。重大工程建设就是避免在地应力集中的部位进行,并制定工程抗震设防标准,以减少社会财富的损失。地震预报实质就是确定地震能量释放的时段,让社会有转移和避震的时间,最大限度减少损失。
    
长、中、短临地震预报是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,只有地应力积聚的部位才会有地震发生。中长期预报相对容易把握,实质上是利用地震地质资料等,分析地震构造活动性,预测未来地震危险程度,指导防震减灾工作。我国地震部门的中长期预报能力较高,中期预报的准确率已达到30%,基本上可以满足抗震设防要求管理工作的需要。而短、临预报则太难了,时至今日,全世界的短临地震预报仍未有重大突破,仍处于经验性的预报探索阶段,我国目前因为有辽宁的数次成功短临预报震例,所以仍位列地震预报的先进国家之首。如美国的帕克菲尔德地区,科学家总结该地有约22年的6级地震周期,并组成世界上最先进、最密集的地震短临台阵,可严阵以待早就大大超过了22年了,却一直未等到期待中的地震。在日本的关东地区,人们总结该地区有约68年的大地震活动周期。从1923年的关东大地震后,上个世纪的下半叶志,日本在这一地区全力以赴建交健全地震监测台网,社会公众年年进行防灾演习,1995年却在日本地震监测台网较稀,社会公众防御意识也较淡薄的关西地区——阪神发生大地震,造成6000余人死亡,财产损失以千万亿美元计。
    
我国除了在辽宁地区数次有小震活动前兆的地震短临预报成功外,其它类型的地震,大多停留在部分预报或内部预报阶段,少有重大突破。如新疆的伽师地区近20年来发生6.0级以上地震20余次,是世界上少有的中强地震活动巢,也仅见到一次成功预报的报道。
    
目前,短临地震预报还不能达到社会的要求,仍是世界级科技难题,但是,我们可以利用中长期地震预报的成果,加强抗震设防要求的管理,提高工程建筑的抗震能力,以减少未来地震损失。
(摘自地震报2003-10-16



【关闭窗口】
阅读:


评论 】 【 推荐 】 【 打印
上一篇:浅谈新中国的地震预报
下一篇:地震预报的现状和水平
相关新闻